良药苦口い逍遥

哈哈哈嗝!

[廷坤廷]现实 朱正廷视角

be警告,ooc警告,短篇一发完,勿上升蒸煮。
(双a,不分攻受)

◆分离不过是早晚的事,何必当真。

说起来这已经是分别的第三年。

中秋佳节,其他人家庭美满,团团圆圆,自己却一个人独对着圆月无所事事。

几年前的中秋,他还在心里暗暗发誓,要对那个人好一辈子。

如今,不过说来讽刺。

朱正廷轻轻地抿了一口此时略显苦涩的红酒,拿起那甜得发腻的蔓越莓月饼塞入口中。

啧,真难吃。

有时他也会静静的回想起关于蔡徐坤的点点滴滴。

本以为自己早已经忘的差不多了,但其实他一一细数,还是能说的八九不离十。

有些习惯一直到现在也没改掉。

比如没过两天桌上就会出现一道叫芹菜炒牛肉的菜,
每晚睡觉前准时热一杯明明不爱喝的牛奶,
歌单里还有当时两人同用一副耳机时听的歌曲。

但和以前总是不一样了。

芹菜炒牛肉是保姆做的,
牛奶是一点都不甜的纯牛奶,
听得歌曲都是各种纯音乐。

其实他也没有刻意改,只是这本就不是他的爱好,只是为了迁就那人做出的违背本性的改变。

本性是什么?懒惰,傲慢,孤冷。

在感情里,他自认为是被动的一方,

所以前几年他主动介绍坤坤给朋友们认识时,那些人都惊呆了。

嗯,是真的惊呆了。

想到这,朱正廷轻笑出声。

当时那群人的反应真是好笑。

他们背着坤坤偷偷摸摸地跟他说,什么你太冲动了,什么你玩玩就好,什么你们不长久的。

当时他还不信,结果成真了。

当时他差点为了这件事大打出手,想想就好笑。

可想归想,他从来没想过再遇到蔡徐坤会怎么样。

在家族酒会上,他看到了蔡徐坤。

身着一身黑色燕尾服,称的他的身形更加修长;当时夺人眼光的银发已染回内敛深沉的黑色;嘴角职业化的幅度不同于以前任何一次笑容,不带有一丝感情。

这样的蔡徐坤,他还是第一次见。


说实话,他和蔡徐坤真的很像。

两个人都是刚出生就被寄予厚望的长子,性格比较腹黑,虽然霸道但不喜欢主动,感情慢热。

当初相识,就是因为这些相似。

后来随着情谊加深,他们两人相互依靠,说是恋人,刚开始更像兄弟。

结果感情不断变质,迫不得已之下,他做了主动的那一方,蔡徐坤被动接受他的爱。

刚开始,他开心满足于给予蔡徐坤他的爱,

但是渐渐,他希望得到蔡徐坤的回应。

比如晚归到家的关怀,醉酒时候的悉心照料。

他也需要照顾,需要陪伴。

不过没办法,他是主动的那一方,他自己选的。

看着耀眼的人朝他走近,朱正廷越来越平静。

其实或许别人以为他对蔡徐坤不是爱,只是一种奇怪的喜欢,偏执。

但他自己最清楚,他还是有几分喜欢,甚至是爱蔡徐坤的。

真的。

不然他也不会答应帮蔡徐坤夺回大权。




后面的记忆杂七杂八,虽然都能回忆起来,却不如这些事情记得清清楚楚。

他还记得比较明白的就剩下蔡徐坤大婚那日,和他出事那日。

说记得清楚其实也不多。

他记得蔡徐坤大婚那日,他问蔡徐坤说,你有没有爱过我,他说没有。

以及自己出车祸时,蔡徐坤轻轻的抱着他,好像说了声“对不起”,还有“谢谢你”。

没有“我爱你”,连“喜欢”都没有,

人生最后一秒,朱正廷流下了除了分手那次以外的第一次泪水。

但他是笑着的。

不是扭曲的笑,不是悲伤的笑,只是释然。

[那一声再见,只为了自己。]





“我们通过还原技术,还原了朱正廷先生一些记忆,您是否还需要更多的服务?”

“不用了。”

“那蔡徐坤先生,您确定要移植朱正廷先生的记忆吗?”

“确定。”




莱利第一次尝到那酸涩的泪水的滋味,
是在艾米丽受伤的时候。

莱利第一次撕烂自己破旧的地图,
是因为艾米丽和杰克在一起了。

莱利第一次放弃了阴谋,
是因为他想配的上艾米丽。

莱利第一次不再自私地默默陪伴着一个人,
是因为艾米丽不需要王子,
只需要一个全心保护她的骑士。

莱利最后一次流泪,是甜蜜的泪水,
他在庆幸,生命最后,
还可以帮到她。

“可以的话,我能不能在你心中留下一点点回忆。”

「坤廷」保护*交换

激情速打,无逻辑。
Be预警,文笔不好。

“坤坤,总是你保护我,我该怎么回报你啊?”
“正正你这么可爱,负责爱我就好了。”

当朱正廷瘪着嘴坐在位置上,黄明昊就凑了过去。
“正廷哥,你怎么了?”
蹬了好奇的弟弟一眼,正正没好气地说,
“*了狗了。”
说完他就用力地推开桌子,走出了教室。
黄明昊一脸懵,
“正正哥口味啥时候这么重了?”

赌气的走出了教室后,朱正廷漫无目的的走着,
结果没想到一抬头,就看到了他最不想看到的那个人
蔡徐坤。

看到他轻轻的笑着和旁边的女生讲话,虽然明知那只是普通的对话,可心里还是忍不住泛酸。
“蔡徐坤!你个**!”
大声的骂出来后,朱正廷转身就跑。
女生被吓了一跳,嘴里还说着不客气的言语,却没注意到身旁的人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。
“下次再说,告辞。”

“正正!正正!”
蔡徐坤在后面走着,嘴里还轻轻地念叨着。
“蔡徐坤你不要再叫我名字了!”
听了蔡徐坤说了不下10次自己的名字,正正转身瞪着蔡徐坤。盯着他的脸,一想到那天这个人对自己做的事,脸上……
“你脸红了哦,正正~”
脸皮厚如蔡徐坤同学怎么会放弃这个调戏媳妇的机会,他如愿的看到自己的正正脸上爆红,像个小兔子一样害羞的想逃跑。
他上前将正正揽入怀中,
“怎么了,为什么生气?”
“我,我没有!”
“那刚刚大喊的……”
“蔡徐坤!”
微微带着委屈的声音传出,蔡徐坤意识到自己再皮下去就要玩脱了,于是赶忙哄小兔子去了。
“好啦好啦,正正别生气啦,生气了就不帅了!”
“我才没有跟你生气!要不是你那……”
“我?我那天怎么了?”
“你还好意思说,你……你……你要对我负责!”
“好啊,负责。”
朱正廷有些懵的眨眨眼,
怎么答应的这么快?这,这不合套路!
“你……”
“我可是要负责一辈子的哦,傻瓜。”

两人的关系确认的就是这么不明不白,
但这恩爱秀起来,可一点也没拖泥带水。
说起来,两人从小到大一起生活,
日久生情按道理也该是那种细水长流般的平静爱情,
像清雅的茉莉花,
谁知这两人,在一起那么久,仿佛每天都是热恋期。
“坤坤我作业写不完了啦……”
“那我帮你写,来,亲一下交换!”

“坤坤我想吃冰淇淋……”
“我给你买你最喜欢的草莓味,好不好?”
“好!”
“那……”
久而久之,还不等蔡徐坤说出索吻的话语,
朱正廷就自觉的将红润的嘴唇贴上蔡徐坤的右脸。

“唉……这日子没法过了……”
生活在两人甜蜜氛围的一行人已经不是第一次感到无力了。

当然,感情之间肯定会有些磕磕绊绊。
蔡徐坤家里有钱,大家都知道,
但是大家也都不知道他家是做什么生意的。
有人说,是大公司董事长,
有人说,是黑道老大,
有人说……
但是说了那么多,知情的朱同学都只是摇摇头,
不予肯定。

其实蔡徐坤是国家异能处的人。
简单来说,就是有特异功能的人。
虽然表面上很牛逼,可朱正廷知道,
蔡徐坤很痛苦。

拥有这种天赋的人,
最后往往都会为了国家派出的任务付出性命。
朱正廷听他说过很多前辈家人的结局,
听他在酒后说过很多恶毒的话,
听他有时在夜里缩成一团,说自己自私,
说恨自己为什么要和他(正正)在一起,
可朱正廷也是倔强的。
他知道蔡徐坤希望他走,
他知道蔡徐坤希望他忘了他,
他知道蔡徐坤都是为他好,
却还是留下来,执意的留下来。
他爱他,他也爱他,为什么要分开。
这是他对一切的回答。

在一起后的生活确实不平凡。
隔三差五的一场意外,
三天两头的来场刺杀,
时不时的来个绑架犯,
起初,他吓得半死,
蔡徐坤每次救他都感动的要死,
后来渐渐习惯了,
有时还打趣到蔡徐坤
“你的特异功能不用来拯救世界,
    都用来保护我了。”
往往这时,蔡徐坤都只是宠溺的看着他,
却从不回答他。

蔡徐坤出事了,
接到医院的通知时,朱正廷懵了。
他匆忙赶到医院,只看到蔡徐坤静静地躺在床上,
像一个瓷娃娃,一动都不动。
脑内的认知吓到了他。
“怎么会,坤坤还要保护我呢,你们都在骗我。”
说着,冰冷的液体已经从精致的脸上划过。

“坤坤,你要保护好自己,这都是我辛辛苦苦交换来的……”
软糯的声音从录音笔中传出,蔡徐坤满是皱纹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。
“正正,我保护好你了,我的使命结束了。”

浑浊的泪从制高点流出,渐渐砸到地上,
什么也没剩下。

「杰医」契合

.无脑小学鸡文笔
.ooc
.一发完
.灵感来源于电影《灵魂摆渡:黄泉》
.私设艾米丽「孟婆:紫艾」
        杰克「鬼魂:彦杰」
偏古风,不喜勿喷。算是七夕贺文。

1.
    情之所钟者,不惧生,不惧死,世间万物,唯情不死。
  
   时隔上一任孟婆三七去世,已经2000年了。
   这一任孟婆,是冥王在100年前,去了一趟人间,抱来的一个女孩。
  有人猜测是冥王的私生子,有人说是前孟婆三七在人间的孩子,有人……
  不过再怎么说,反正这个孩子成了新的孟婆。

  新任孟婆,虽说美艳却不妖娆;
  虽不似三七一般缺失灵智,愚昧笨拙,却也只能算是中规中矩;

2.
   孟婆汤的八味药引:一滴生泪、二钱老泪、三分苦泪、四杯悔泪、五寸相思泪、六盅病中泪、七尺别离泪、八味孟婆伤心泪。

  
    紫艾坐在房间里,看着眼前沸腾的孟婆汤思考。
  “孟婆伤心泪,究竟怎样才能算是伤心泪呢……”
    没有这最后一味药引,这孟婆汤就不算汤成,虽然能帮人忘却前尘,却味道难闻,算不上好喝。
   “叮叮当当……”
     听到风铃声,紫艾走出房间。

    “名字?”
    “彦杰。”
    “生前……竟查不到。”一双纤细的手撩开了阻挡在二人中的帘子。
      摄人心魄的眼睛望向那来历不明的人,
      得到的结果让紫艾惊讶。

     “原来是冥界中人,怎会去了人间。”得到了结果的紫艾转身走到了书桌前,低头写信。
     “因为七窍不全,所以去往人间,算是历练。”
       说着,他踱步到了那一大锅孟婆汤前。  
     “孟婆小姐,我还要再轮回吗?”
     “按道理,可能要,但是冥王若愿意,自然可以留下。”紫艾头都不抬的回答了这个问题。
    “你想留下来?”
    “嗯……大概吧。”
    “那我就跟阿茶说了。”

3.

   后来彦杰就留下来了,不过没有回到冥界,而是来到着孟婆庄,做一个伙计。

   紫艾却有些奇怪。

   相比工作规规矩矩的鬼差,彦杰很爱说。
   他与鬼们分享人间的科技,与紫艾聊起前世的见闻,交下了许多朋友。
   但却没有任何一个老朋友来找他。
  
  有时他会问起关于冥王阿茶的事。
  问他有没有娶妻,有没有什么爱好,有没有做一些奇奇怪怪的事,有没有为情所困……
  开始紫艾还回答几句,时间久了,索性不理他。
  有时被惹烦了,就直接变成原型,把他吓走。
  事后自己想起,她也在想,
   冥界中人会一点都不了解冥王?

   问冥王就算了,他总是有意无意的提起一样东西:
   冥界至宝,阴阳簿。
   阳卷在孟婆庄里,能查看鬼魂生前的事迹。
   阴卷在冥界,记录着每一个人的定数。
   若在阴卷上钩去名字,便可长生不老,脱离命数。

 
4.
  神,生于人心,而死于人性。

   她终于知道彦杰的怪异是为什么了。

  彦杰被抓了。

  等她赶到冥殿时,她见到了狼狈的彦杰。
  棕色的短发被汗水浸湿,目光停留在身前一寸,眼睛里没有往日的神采。
  血迹也遍布身下。
  说不心疼自然是假的,在这么久的相处中,情感是不可避免的,但她还是转过了目光,看向了冥王。

“不知他犯了什么错。”
“他偷了我的东西。”

    还不等二人再开口,彦杰突然挣脱了束缚,举起了一个小牌子,冷声说道。
  “那是你的东西吗?郁南。”
    紫艾转过头,拉住了他的手。
   “你在干什么?”
     还不等她问下去,彦杰手上的牌子已经被慌乱的冥王抢在手中。
   “你抢走又如何,你也改变不了你是冒牌的事实。既然我伪装而来,自然是有把握的。”
    

    很久很久以前,冥王有一名爱人。
    传闻这名女子没有父母,美貌动人,与其他人预料的祸水不同,她是一名医者。
    不过在新孟婆回来之前,她就失踪了。

    郁南是冥王阿茶的左膀右臂。
    但在冥王爱人失踪之时,他也消失不见。
    有人传闻,他与那女子私奔,冥王因此,不再有任何妃子。

    但其实,当年郁南叛变,将重伤的冥王打入人间。
    更是当着重伤的冥王的面意图猥ˇxie其爱人。
    结果冥王轮回成了彦杰,那女子,
    便是现在的紫艾。

5.
    紫艾眨着眼睛,望着身旁的男人。
  “那你真狡猾,两世都让我爱上你。”
  “因为你本就是我的一部分。”
    一部分?紫艾凑到了彦杰的面前,眼睛里写满了好奇。  
  “前世的你,是我用自己的一根肋骨,加上无数天地珍宝创造出来的。那时只是觉得生活无趣,想要一个契合自己的人。”
   “什么嘛……那不就是我一厢情愿吗?不过后来我自尽了,肋骨不就不能再塑了吗?”紫艾皱了皱眉,大概是觉得答案不太顺心。
   “和之前的你不同,之前你只是一个像洋娃娃一样,乖巧的躯壳,不会反抗,不会改变。但这一世不同,你有自己的性格,有自己的想法。因为,这一世,我是用一魂一魄,给了你完整的生命。”说完,彦杰笑了笑,将紫艾揽入怀里。
   “而郁南监视着我,见我十分疼你,便把你带走,大概是想报复我。”
   “真复杂,哼,人渣!”紫艾愤愤的骂着。
   “对,他是人渣。”

6.
  
         人间的云是什么样子?
         人间的风是什么样子?
         长江大河,潮来潮去,又是什么样子?
         会不会有一天,你会带我去看山花烂漫,会不会有一天你会带我行过人间的万里河山?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 你是我头顶的云,
          是我耳畔的风,是我涉过的潮来潮去,
          是我眼中烂漫山花,亦是我行过的万里山河。
          只要你好,我好或不好,我都高兴。
          那方是我对你的爱,方是我的,契合之人。

「完」

没有什么逻辑,望有长评。「我觉得肯定没有。」
这篇文真是……一言难尽。
嫌弃我自己,这个梗本来可以写的很好的,没办法,懒惰限制了我的想象!对不起!!!!



主杰医◆副鹿幸(8)误伤

     当杰克来到医疗室门前,一片红光笼罩在他的身上。顾不及脚下粘稠腥臭的红色液体,他颤抖地推开了门。
     微暗的诊室里一个身影正在为昏迷的艾米丽包扎。
    
   “你来了。”

   “……”

   “我还以为你不在乎了呢。”

   “闭嘴。谁干的?”杰克好像有些恼羞成怒,大概是被男子看穿了心思,语气略微愤怒。

    “呵呵,你心里应该有答案吧。嗯?”听到这个回答,杰克的心微微提起,他果然知道了。

   “不说话就是默认了哦……我已经替你的小医生包扎了,不用谢。”说完,男人走出了诊室。

     轻轻地走近,杰克的眉眼不自觉地舒展开来。

     「是什么时候,明白自己喜欢上你的?

         是倔强,精明的计算逃生几率的时候?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 还是当年街头的一句不经意的承诺?

           罢了,一切都已经过去了。」

      心里想着,杰克仔细的观察了艾米丽的伤势,发现没有什么大碍,便不舍的离开。

   
        班恩坐在小黑屋里,呆愣着回想刚才发生的事情。
       脑中的记忆在看到艾米丽小姐后戛然而止,像是断片了一样,再往后就只有艾米丽小姐倒在地上,血缓缓流出的可怕模样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没过一会,lucky敲响了小黑屋的门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 “班恩先生?”甜美的声音响起,班恩却没心思欣赏。
    
      “艾米丽小姐怎么样了?”顾不上自己的惩罚,班恩急促地问道。
   
      “已经没事了,班恩先生。”说着,她推开了老旧的门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  “你怎么进来了?惩罚期间是不可以接触其他人的。”班恩松了一口气,坐在了仅有的一张小床上。

       “是庄园主让我来的。他让我问你怎么回事?"

       “我也不知道,我……不知道过程,只知道等我有了记忆,医生小姐已经……”班恩没有怀疑,讲出了自己的经历。

       “这样啊……我会跟庄园主说的。对了,3天后你就能出来了。”说完,她露出了一个笑容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 看着窄小阴暗的房间,班恩叹了口气,端起lucky带来的食物……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离开了小黑屋,lucky拿出了之前的那朵玫瑰,露出了,班恩不曾见过的邪恶笑容。

      不知过了多久,艾米丽幽幽醒来。

     “真狠啊……”摸了摸头后的伤口,艾米丽呲了呲牙。
       「对了,杰克先生呢?」艾米丽连忙跳下床,推开门。
      “你醒了。”熟悉的声音略带一丝惊喜,从头上传来。
      “杰克先生!”艾米丽看着眼前人的面庞,不禁露出了稀有的笑容。
      “我终于见到你了杰克先生,你还是在乎我的……”兴奋的艾米丽像是打开了话匣子,但被杰克打断了。
      “医生小姐,麻烦您不要再吵了。庄园主要见你。”
       不耐烦的语气像一把利刃刺进自己的胸膛,艾米丽愣住了。
      满腔热情就像是被泼了冷水,一丝不剩。
      不敢置信地抬起头,露出了一个比哭还丑的笑容。
    “杰克先生,我……”
    “别废话了,走吧。”
      说完杰克就转身离开,完全不顾身后人的死活。
      艾米丽站在原地,笑容渐渐放大,却越发心酸。
      「何必呢?给我希望,再狠狠地让我绝望。」
      艾米丽在这一刻,身上露出了无比绝望的气息。

      感受到身后的寂静,杰克偷偷转过身。
      视线轻轻对上,两人相望无言。

     「对不起。」本来决定死不松口的杰克,大概是对绝望的气息感到恐惧,就不禁做了口型。

     聪明的艾米丽自然明白了,眼前的人是有苦衷的,心里慢慢回暖。
   
     「没关系,还有,我等你。」
  
       一切尽在不言中。

主杰医◆副鹿幸 (7)“我的天使”〈微园医〉

       杰克离开后,艾米丽坐在房间里沉思。
      「究竟发生了什么让杰克先生受了那样的伤?还有…他为什么要疏远我…」谨慎的性格让她轻而易举地发现,杰克真正的意图。
       “不管那么多,现在最重要的是帮助伍兹和杰克先生。我一定要让杰克先生接受我。”说着,艾米丽察觉到了一些不对劲。
       “咚咚咚--”还没等艾米丽深究,房门却突然响了。
       “哪位?”走到门后,艾米丽问道。
       “美丽的艾米丽小姐,这么快就忘了我吗?”有些戏谑的声音从门外传来。
        「庄园主来干嘛…他不会听到了吧。」艾米丽心里想着,伸手打开了门。
       “您好。”
       “真是冷漠啊,啧啧啧。”似有些感慨,庄园主说道。
       “有事么?”秉承着冷漠的艾米丽面无表情。
        “也没什么大事,就是有新人要来庄园,需要进行测试,希望你能参加。”庄园主收起了调笑的语气说道。
        “lucky?”艾米丽轻声念到。
        “没错。”
         「幸运吗…真是有意思。」艾米丽心中想着,面上不露声色的说:
        “我答应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 「该出发了呢。」看着时针指向9,艾米丽从床上坐起。
      「整理一下医药箱吧,昨天都弄乱了。」  艾米丽走向桌边,翻找起来。
      「镇静剂,纱布……嗯?胃药呢?」看着时间渐渐流逝,艾米丽有些慌乱。
      「这……算了,只能先去了。」关上医药箱,艾米丽走出房门。
〈鹿头视角〉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来到了第五号大厅,班恩四处张望着。
       「那个女孩在哪?」班恩看到厅门前有人,就走近了一些。
       “班恩先生!!”清甜的声音响起,班恩浑身一震。
      “怎么是你?”班恩有些纠结地问道。
      “我不能来吗?”lucky眨着眼睛问道。
      “也不是…只是这里…太危险了。”班恩有些烦躁,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。
      “等会可不能防水啊,先进去吧。”这时庄园主走来,略带笑意的视线落在班恩身上。
      远处,艾米丽观察着。
     「鹿头?还有哪个新人?他们俩认识?」刚刚到这的艾米丽顾不及上腹传来的细微疼痛,分析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。
     ……
     “艾米丽,我的天使,我的良药……
       你放心,我们一定会一起,走向胜利的……”漆黑的房间里,断断续续的,传来了一阵声音。
       房间的床上,一个瘦长的身影一动不动。

〈测试开始,艾米丽视角〉
      “艾米丽小姐你好,我是lucky。”眼前的少女脸上挂着笑容,甜甜地说。
      “你好,这是伍兹。”艾米丽不动声色地说着。
       「这个女孩子的眼睛,有些奇怪…大概是我多想了。」医生的直觉告诉艾米丽。这一切并不简单。
       “你好,lucky,我是园丁,伍兹艾玛。”虽然嘴上这么说着,但艾玛的视线还是不住往艾米丽的身上停留。
       
〈游戏中,三人分散〉
         「糟了,胃病发作了。」传来的阵阵剧痛,仿佛要把身体里的器官全部搅乱。艾米丽脸色瞬间变得苍白,冷汗从头上不断流下,艾米丽紧紧地咬着下唇,血丝已经渗出。
         「镇静剂不能用,止疼药也不行,监管者也快来了…先跑吧。」由于疼痛导致的炸机暴露了艾米丽的位置,她一边捂着胃的位置,一边向圣心医院里面跑去。

〈鹿头视角〉
      “嗯?医生小姐吗?”感受着远处传来的炸机声,班恩倍感疑惑。
       「原来冷静的医生小姐也会炸机?」想着,班恩已经走向艾米丽所在的地方。
      “班恩!”lucky突然出现在班恩的面前,大喊道。
      “lucky?”班恩想了想,决定忽视小家伙,先去追艾米丽。
        在班恩渐渐离开后,lucky拿出了一朵奇怪的玫瑰花。
      “班恩,打伤艾米丽。”     
       说完,lucky收回了玫瑰花,笑着走向了班恩离开的方向。

主杰医◆副鹿幸&设定和声明「重要!!必看」

        之前发过的6篇文是关于杰医的,但在某同学的启发下,我决定加一个副cp「鹿幸」!啪啪啪啪啪!!!「掌声欢迎」
       然后会把前6篇修改一遍,标题为主杰医◆副鹿幸的就是已经修改过得了。「前两篇已改」
       希望大家可以继续多多支持!!
﹌﹌﹌﹌﹌分﹌﹌﹌﹌﹌割﹌﹌﹌﹌﹌线﹌﹌﹌﹌﹌
       主角设定「补杰医,新的是鹿幸」
      里面的剧情是已经写的剧情(鹿幸已经写了一些,但还没改)。
      ◆艾米丽.黛尔「女,ooc」
        是一名医生。平时沉着冷静,但来到庄园后总是被影响(心情)。被敌对阵营的杰克吸引并发现其身上的异常,决定追查并帮助杰克。
      ◆杰克(男,ooc)
        是一名落魄贵族。平时慵懒华贵,表面上像"花花公子",实际上冷漠疏离。对艾米丽的情感产生的不明不白,不想连累艾米丽,于是故意伤害,远离艾米丽。
      ◆班恩(男,ooc)
        从前是一名守林人。平时会带着鹿头面罩隐藏自己的情绪,是一个较为冲动的人。对血有些敏感,表面残忍实际上是一个偏佛系的人。
      ◆lucky(重点!女!ooc!!)
         幸运儿,是一个可爱的女孩纸。不懂就想象一下妮可酱这种可爱的女生。但其实并不简单,与伍兹关系亲密。
﹌﹌﹌﹌﹌分﹌﹌﹌﹌﹌割﹌﹌﹌﹌﹌线﹌﹌﹌﹌﹌
         另一个号的蝶盲就不定时更了,已经有2篇还是3篇了,喜欢的话我再继续写吧。 @逍遥之狂徒  
       推荐我们班大佬学霸   写盾寡的语文大触 @嘉人如彧 喜欢艾米丽小姐,什么空医,杰医,all医,都是她的爱。这篇文也算是为她写的,有一些她的主意在里面。大家多多支持。

主杰医◆副鹿幸 (6)你醒了(求关注)

        「终于处理好了。」艾米丽有些脱力的坐在椅子上,轻喘着气,大脑不断整理着今天发生的一切。
        "这么重的伤……却没有看到大的伤口……"艾米丽望着床上的身影,有些出神。
         同时她迈开脚步,向床边走去。纤细的手指微微发颤,顺着棱角分明的面庞划过,最终停留在月光下弧度完美的唇上。
       「你到底是谁……」艾米丽心中的想法渐渐强烈,她想,她一定要问他。
       ……夜深了,两道影子交织在一起……
      
     
      "唔……"床上的身影动了,发出了轻微的声响。
      "这是……医生小姐的……"
      "你醒了,杰克先生。"感受到异常,艾米丽从浅眠中睁开眼睛。
      "那个……医生小姐……我是怎么来到这的?"杰克似乎有一些为难,小心的问道。
      艾米丽闻言睁大了双眼,有些哭笑不得。
      "你自己来的你不清楚??"艾米丽有些好笑的说。
      "额……我……抱歉……"杰克挠了挠头,露出了有些可爱的一面,像是一个要告白的少年。
      "对了,你的伤………"艾米丽欲言又止。
      「对了……伤……还有,那群人……」杰克的脸色瞬间变化,眼底一种类似于愤怒的情绪蔓延开来。
      "杰克先生?"大概是气氛有些压抑,艾米丽想要转一个话题。
      「杰克先生果然有事情。」艾米丽观察着杰克的表情,心中不断的分析,每种的可能性。
      "谢谢你,医生小姐,我该走了。"杰克突然坐起身来,神情冷漠,淡淡的说。
      「杰克先生……」艾米丽被突然转变的态度吓了一跳,心里不禁感到奇怪,但她还没有发现,这不是一个冷静的医生该有的心态。
      "艾米丽小姐,我想我该走了。"挥开艾米丽细弱的胳膊,杰克没有回头,径直走了出去,关上了门。
       "杰……克……"艾米丽有些失神,悲伤的情绪阻碍了大脑冷静的判断。
       "我想我该去休息一会。"
       「杰克先生,我一定会查出来的。」

「鹿幸」
      回忆到这里戛然而止。
     「小家伙到底是什么人…」班恩回想这几天,发现自己的奇怪之处。
     「难道我喜欢上小家伙了?」想到这里,班恩的脸颊泛起一丝潮红。
     他摇了摇头,把这些东西从脑中驱散出来。
     「反正会再见的吧。」他这样想到,心里就好像有了一些宽慰。
     一夜无梦。
      第二天早上,一阵优美的铃声叫醒了班恩。
      「大早上的谁来找我?」班恩心中疑惑,打开了门。
     “早上好。”依旧是一身黑衣加面具的庄园主对班恩说道。
     “您来干什么?”带着一起起床气,班恩有些烦躁地问。
      「我记得今早没比赛的。」班恩回想着。
     “是这样的,以后庄园新来的求生者都要经过考核才能加入,今天新来了一个女孩子,厂长裘克红蝶都有比赛,杰克不知道去哪了,只能找你帮忙。”庄园主嘴角的弧度不变,以平缓的语速陈述着。
       「女孩子?」班恩不由得想到那个瘦小的身影。
     “我答应了。”

主杰医◆副鹿幸 (5)你怎么了?

     【游戏中】

      艾米丽抿着唇,听着不断加快的心跳,手中的速度不断加快。

     【快点啊!!在快点······】

       艾米丽失去了她引以为傲的冷静,终于在红蝶到来的前一刻完成了手中的破译。她狂奔向废墟区,希望借着那里的地形摆脱掉执着的红蝶。

      “艾米丽小姐对吧?"转眼间红蝶已经出现在眼前,用平淡中带着一丝戏谑的语调说道。艾米丽被突然出现的红蝶阻挡了脚步,突然地急刹带来的巨大冲击力让她瘦弱的身躯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    ”你想怎么样?“感受着小腿处不断传来的剧痛,她清楚的知道,她伤的很重,但倔强的性格让她不肯轻易认输。

       ”小姐不用太紧张,我没有恶意。只是帮朋友做一件事。"说完,红蝶将艾米丽绑上气球,走向大门。

      “艾米丽小姐,杰克先生托我照顾好你。”感受着气球那边传来的“波动”,红蝶像是提醒般说到。

       【杰克先生?他又要干什么?】艾米丽听到这个令她第一次产生异样的男人的名字时,忍不住的愣住。

       “那他呢?”艾米丽还没等自己的大脑阻止这句话,结果这句话已经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   “哦~艾米丽小姐感兴趣吗?可惜我也不知道呢···”艾米丽的耳根悄悄泛红,而心里在不断的想···

        【杰克先生去哪里了呢···】

     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简陋的分割线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来干嘛?”杰克冷冷地看着眼前阴森的男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怎么不能来?你还以为你是以前的那个贵族公子?不要忘了,你只是个家道中落的小--乞--“

          ”你在讲一句试试?“杰克没有犹豫就把男人打到在地,但怒火没有就此平息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”怎么?不愿意承认?哈哈哈···你不过是个懦夫!对了,那个小医生你看上了?如果她知道了你···“男人狼狈地从地上爬起,嘴里的话语不断刺激着杰克的神经。

        ”你可以死了。”杰克的眼底红光若隐若现,手指渐渐变得尖利成爪状···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 

        “再见。”修长的身影转身离开,没有一丝犹豫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身后的鲜红渐渐蔓延开来,其速度之快仿佛要追上身影将他挽留下来···

      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简陋的分割线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杰克先生?你······”艾米丽正坐在房间处理伤口时,门突然开了,走进来的瘦长身影,正是令她困惑的对象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借宿一下。”说完,杰克倒在艾米丽的床上,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艾米丽走近杰克,闻到了熟悉的血腥味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你怎么了?杰克先生?杰克先生?”艾米丽神色一变,赶忙走上前,试图将杰克唤醒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窗外的月光透进了房间里,罩在了男人的本子上----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实验品”4号:杰克

「鹿幸回忆杀(2)」
      “你是怪物吗?”颤抖的声音打断了班恩的思绪。
      “我很恐怖?”班恩疑惑地问。
        女孩子仿佛看到了可怕的东西,不说话,只是往角落里缩。
       「她怎么了?」班恩想摸摸头发,这才发现自己还带着头套,他伸手摘下头套,露出了头套下清秀的脸。
      “啊!对…对不起。”女孩子像是松了一口气,一边把手放在胸口,一边道歉。
      “没关系。”鬼使神差,班恩的手不受控制地像女孩子伸去。
       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,女孩子已经把手放了上来,从衣柜里钻出来。
      “谢谢您,我叫lucky。”lucky拍拍裙子,脸上露出“友好”的笑容。
       「刚刚怎么会不受控制呢…」班恩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,没有注意到lucky。
       “您叫班恩吗?”听到自己的名字,班恩才反应过来眼前这个小家伙的存在。
       “你怎么知道?”
       「难道是要寻仇?」班恩皱紧眉头。
       “班恩先生,皱眉头可不是好习惯。”lucky说着踮起了脚尖,想用手抚平班恩的眉头。
        感受到温热身躯的靠近,班恩手足无措,僵立在原地。
        lucky整个人靠在班恩的身上,藏在身后的手不断动作。
      “3-2-1。”
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