良药苦口い逍遥

哈哈哈嗝!

[廷坤廷]现实 朱正廷视角

be警告,ooc警告,短篇一发完,勿上升蒸煮。
(双a,不分攻受)

◆分离不过是早晚的事,何必当真。

说起来这已经是分别的第三年。

中秋佳节,其他人家庭美满,团团圆圆,自己却一个人独对着圆月无所事事。

几年前的中秋,他还在心里暗暗发誓,要对那个人好一辈子。

如今,不过说来讽刺。

朱正廷轻轻地抿了一口此时略显苦涩的红酒,拿起那甜得发腻的蔓越莓月饼塞入口中。

啧,真难吃。

有时他也会静静的回想起关于蔡徐坤的点点滴滴。

本以为自己早已经忘的差不多了,但其实他一一细数,还是能说的八九不离十。

有些习惯一直到现在也没改掉。

比如没过两天桌上就会出现一道叫芹菜炒牛肉的菜,
每晚睡觉前准时热一杯明明不爱喝的牛奶,
歌单里还有当时两人同用一副耳机时听的歌曲。

但和以前总是不一样了。

芹菜炒牛肉是保姆做的,
牛奶是一点都不甜的纯牛奶,
听得歌曲都是各种纯音乐。

其实他也没有刻意改,只是这本就不是他的爱好,只是为了迁就那人做出的违背本性的改变。

本性是什么?懒惰,傲慢,孤冷。

在感情里,他自认为是被动的一方,

所以前几年他主动介绍坤坤给朋友们认识时,那些人都惊呆了。

嗯,是真的惊呆了。

想到这,朱正廷轻笑出声。

当时那群人的反应真是好笑。

他们背着坤坤偷偷摸摸地跟他说,什么你太冲动了,什么你玩玩就好,什么你们不长久的。

当时他还不信,结果成真了。

当时他差点为了这件事大打出手,想想就好笑。

可想归想,他从来没想过再遇到蔡徐坤会怎么样。

在家族酒会上,他看到了蔡徐坤。

身着一身黑色燕尾服,称的他的身形更加修长;当时夺人眼光的银发已染回内敛深沉的黑色;嘴角职业化的幅度不同于以前任何一次笑容,不带有一丝感情。

这样的蔡徐坤,他还是第一次见。


说实话,他和蔡徐坤真的很像。

两个人都是刚出生就被寄予厚望的长子,性格比较腹黑,虽然霸道但不喜欢主动,感情慢热。

当初相识,就是因为这些相似。

后来随着情谊加深,他们两人相互依靠,说是恋人,刚开始更像兄弟。

结果感情不断变质,迫不得已之下,他做了主动的那一方,蔡徐坤被动接受他的爱。

刚开始,他开心满足于给予蔡徐坤他的爱,

但是渐渐,他希望得到蔡徐坤的回应。

比如晚归到家的关怀,醉酒时候的悉心照料。

他也需要照顾,需要陪伴。

不过没办法,他是主动的那一方,他自己选的。

看着耀眼的人朝他走近,朱正廷越来越平静。

其实或许别人以为他对蔡徐坤不是爱,只是一种奇怪的喜欢,偏执。

但他自己最清楚,他还是有几分喜欢,甚至是爱蔡徐坤的。

真的。

不然他也不会答应帮蔡徐坤夺回大权。




后面的记忆杂七杂八,虽然都能回忆起来,却不如这些事情记得清清楚楚。

他还记得比较明白的就剩下蔡徐坤大婚那日,和他出事那日。

说记得清楚其实也不多。

他记得蔡徐坤大婚那日,他问蔡徐坤说,你有没有爱过我,他说没有。

以及自己出车祸时,蔡徐坤轻轻的抱着他,好像说了声“对不起”,还有“谢谢你”。

没有“我爱你”,连“喜欢”都没有,

人生最后一秒,朱正廷流下了除了分手那次以外的第一次泪水。

但他是笑着的。

不是扭曲的笑,不是悲伤的笑,只是释然。

[那一声再见,只为了自己。]





“我们通过还原技术,还原了朱正廷先生一些记忆,您是否还需要更多的服务?”

“不用了。”

“那蔡徐坤先生,您确定要移植朱正廷先生的记忆吗?”

“确定。”




评论(4)

热度(20)